最近,连江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陈庆良和他的同事们犯起了难,心里一直惦记着家住连江县东塘村的吸毒人员小吴和她年迈的爷爷奶奶,“怎样才能帮到他们?”这些日子,这在陈庆良心里留下了疙瘩。

  今年8月初,陈庆良像往常一样到连江县敖江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站向工作人员了解社区戒毒人员、社区看护对象的近况和工作站近期的工作。“东塘村的小吴怎么还是没来尿检?”陈庆良翻看表格时,发现小吴又没来进行尿检,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几个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或是困难呢?”陈庆良决定亲自到东塘村走一趟。

  踏入小吴的家里时,陈庆良被眼前所看到的是一幕所深深震撼:破裂的老旧房子家徒四壁,里头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小吴赤身裸体、蓬头垢面,被关在一间石头矮房里,手脚被铁链锁住,房间里臭气熏天。见到陌生人来,小吴时而傻笑时而怒目相视,骂骂咧咧。这让没有心理准备的陈庆良更加焦虑了,急忙向小吴的爷爷奶奶及当地村干部了解情况。

  原来,2007年,17岁的小吴受到父母离异、父亲几次被抓坐牢的双重打击,辍学来到连江县城的一家酒店当服务员。其间,因被人在饮料中下药,小吴染上了毒瘾。几年之后,小吴因为吸毒导致精神失常。2013年,在被强制戒毒2年后,小吴重新回到家里,但精神状态依旧不佳,甚至出现了暴力倾向。当时已年过七旬的爷爷奶奶把家中养的几头牛卖了几万元给她看病,之后的生活只能靠捡垃圾卖废品为生,这对于两位老人难以承担看病给家里带来的影响,只好先暂停治疗,用铁链将小吴锁在家里。

  从小吴家里出来,陈庆良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像是压上了一块石头。回到大队,他立马将小吴的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在得知小吴的情况后,大家都沉默了……第二天,在禁毒大队长刘宜文的带领下,陈庆良特地到福州、罗源等地的精神病院去了解能否治好小吴的病,并准备好各种申请材料,到县妇联、民政局等部门去帮忙协调,帮小吴申请低保,争取更多困难补助,同时还叫来了村里镇上的干部一起商量怎么来帮助小吴。8月底,刘宜文又和陈庆良带着大队购买的100斤大米和30斤食用油送到了小吴的家里。

  “要从根源解决小吴家的困难,最重要的还是得先治病,要治病就得用到钱。”陈庆良思前想后,于是提议为小吴发起了募捐。9月7日,在禁毒大队的召集下,6名禁毒民警和全县的20多名禁毒社工为小吴一家筹集了6300元捐款。但这6000多元并没有让陈庆良高兴多久,因为他了解到小吴的病每个疗程要花费至少3万元,陈庆良又为筹钱的事犯起了愁,“这点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我们已经帮到这份上了,我不能就这样放弃。”左思右想之下,9月10日,陈庆良和局领导商量,通过县局联系了媒体,希望经媒体报道,借助社会的力量能帮助小吴和她在风雨中飘摇的家。

  “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只能尽力去帮,你今天也看到了,她们真的很可怜。小吴还年轻,不应该这样过一辈子,再说两个老人年纪这么大了,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接受记者采访时的陈庆良,依旧眉头紧锁,“希望大家都能伸出援手帮帮小吴。”

  之后,陈庆良和禁毒大队并没有停下帮助小吴的脚步。“光给小吴家人捐钱,其实并不能解决这个家庭的困难,问题又回到最初:得给小吴治病才是关键!”经禁毒大队多日联系,福州神康医院答复可以接收治疗小吴。假如小吴的病症属于可免费医疗的情况,还可以为她提供免费治疗。

  9月14日,陈庆良连续接到了两个好消息:“很多热心群众在了解到小吴的情况后,都给小吴捐款了,已经5万多元了;神康医院在为小吴会诊后,确认免费收治小吴,为其提供为期两个月的免费治疗。”陈庆良的言语之间满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之情。

  “你在这里要听医生护士的,赶紧把病给治好。”9月17日,陈庆良和大队长刘宜文带着医院医护人员一路将小吴送到了医院。看着护士为小吴剪短头发,不管小吴听不听得懂,陈庆良还是轻声嘱咐了几句。

  走出医院大门,陈庆良长吁了一口气。“医生说她这个病周期长,有需要的话以后我们还会继续帮助她的。”回头望着医院,陈庆良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地说。

  连江县公安局  林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