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1日,第一届全国青年运动会的第四天。恰逢农历九月九重阳节,按照习俗,老人应该在家人的陪伴下出游赏秋、登高远眺。但有这样一群年逾耳顺之年的老同志,无暇顾及节日,依然奋战在工作的第一线,他们就是马尾公安的老民警们。

  青运期间,这些老民警每天晨曦就赶往执勤点,直到夜幕降临才能撤勤,若是碰上大夜班,还要在深秋的寒风中站上数个小时。由于高强度的工作负荷和经年累月的操劳,大多老民警的身体都或多或少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严重的,吃药吊瓶更是家常便饭。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是“轻伤不下火线”,克服病痛困扰,坚持不换人、不下岗,毅然连续参加青运安保工作。他们用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实际行动诠释了马尾公安“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的工作作风,让年轻民警们倍受鼓舞的同时,更为圆满完成青运安保任务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马尾魁浦大桥通往魁岐闸道进口,大老远就能看到一名交警在忙着疏导交汇车辆。陈祥溪,这是一位已经在公安工作奋斗20余年的60岁交警,这个闸口就是他在青运期间的安保阵地。“下个月我就要退休了,我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这次青运安保任务繁重,他顾不上自己心脏的老毛病,主动提出独自承担魁岐闸道进口的交通疏导任务,执勤时间从早上7点半一直到晚上11点。

  在马尾体育馆东门的安检处,董晶河和康国清两位年过半百的老同志正在认真检查入场车辆。称呼他们老同志,不服老的董晶河可不干了,他风趣的说“我和国清现在才刚进中年,别看我们年纪大,身子骨可不比你们年轻人差。”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完成了20多部车辆的安检,下蹲,俯腰等检查动作重复了近百次。有同事不忍心,催促他们早点交接班,康国清坚持道“我早走半小时,别的同志就要多值半小时班。”

  下午两点,亭江派出所副所长陈捷在烈日下指挥设卡工作。陈捷今年58岁,从警几十年来,他一直坚守在公安工作第一线,值班、执勤、备勤、设卡、巡逻……他从不因为自己年龄大而降低标准。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他患有严重的颈椎病,医生建议多休养,少运动。这次青运安保,他坚持带病上阵 “安保任务繁重,力所能及的事情,大家都应该去做。”

  杨永生,55岁,水上派出所所长。在青运会期间,由他带领水上所民警保障水上交通和防控工作。身为所长,他身先士卒,一应事务都亲力亲为。闽江上,不时有大吨位的货船驶过,巡逻艇被货船掀起的大浪冲击后摇晃得十分厉害,很多年轻民警都无法忍受这种让人想呕吐的眩晕感,但是他仍然坚持完成每天的水上巡航任务,为青运安保驾起水上安全防控网。

  体育馆内的新闻媒体通道安检口,琅岐分局政委刘鲁敏在查看安检图像。已经58岁的他常年以分局为家,值班、备勤、出警,处处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在这次青运安保工作中,他主动提出值夜班,减轻年轻民警的负担。“我辛苦,这群孩子们也辛苦。”他将青运安保工作的艰辛看在眼里,还未到上岗时间,他就早早的来到体育馆内,给执勤民警送水送饭,为安保工作提供了有力的后勤保障。

  夜幕低垂,58岁的老民警林建华依然在公安高速卡口检查站执勤。老林1981年就参加公安工作,毫不夸张地说,他将全部的青春和热情都献给了警徽。镜头面前的他不善言辞,听他身边的民警小罗讲起才知道,他身上还带着高血压和糖尿病的药。老林言语朴实,当问及身体是否能承受得了长时间的执勤任务时,他用福州话说“臭硬一下就过去了”。

  在马尾公安,还有许许多多的老陈、老林、老刘……他们经验丰富,“传帮带”中春风化雨、传承创新;他们兢兢业业,坚守岗位、树立榜样;他们散发的不仅仅是余热,更是正能量的传递。从初入公安队伍时的热血青年,到如今头发半白的耳顺之年,他们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几十年给了国家,给了社会,给了人民,给了所热爱的公安事业。

  值此重阳佳节之际,让我们为奋战在青运安保最前沿的 “蛮拼的”老民警们点赞,并送上最真诚的问候:前辈,你们辛苦了!